泄洪淹死养殖场7千只鸡上百头猪 损失该由谁承担

作者: 行业新闻  发布:2020-01-17

  泄洪造成损失该由谁承担?

  

  养殖场场长邓海挺委屈:泄洪我没意见,可我损失太大了

  

  3月26日,昌吉市(编者注:新疆省)气温陡然升高。下午,冰雪融水沿着昌吉市滨湖渠一路向下,融水在位于中山路的泄洪渠口淤积,水位不断攀升。为保障上游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昌吉市水利局及其他相关部门商议决定立即挖开渠道,尽快泄洪。两小时后,洪水一路倾泻,将1.5公里外建在防洪渠边的一家养殖场淹没。

  

  “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和财产,淹了我的养殖场没关系,但我的损失也太惨重。”至8月29日,奔波了5个月的养殖场的主人邓海,始终无法接受相关部门的救助意见。

  

  洪水突袭

  

  时间回到5个月前的3月26日。据邓海回忆,洪水泄下前,他正和妻子在鸡舍忙活。下午7时,中山路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突然赶到他家,让他们赶快离开,“洪水马上就要下来了。”

  

  来不及多考虑,他便忙活着与妻子做准备。但是,7千多只鸡,上百头猪,要怎么转移?

  

  2个小时后,被洪水逼上房顶的邓海,望着院内的一片汪洋心急如焚。“当时,防洪办的工作人员也赶到现场,踩着近一米的深水帮我赶猪,但根本没用,为了防止人员受伤,我们不得不放弃。”邓海说。

  

  当晚,鸡舍里的鸡几乎全部淹死,一部分小猪死亡,四间猪舍倒塌,邓海一家人在养殖场的住所被淹。随后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据邓海统计,共有7500只鸡、126头猪死亡,6吨多的饲料被泡,损失15余万元。

  

  自2003年租下现在位于苗圃一村和二村交界地带的场地至今,邓海的养殖场已经存在了6年。

  

  “当天,融水量太大,防洪部门不仅挖开了防洪渠渠口,还沿着渠道把中山路都挖开了。”淤积的大量融水瞬间倾泻,才淹没了我的养殖场。”邓海介绍。

  

  记者在中山路看到,滨湖渠与中山路垂直交汇,路面下两个小管径通道横穿中山路,渠道南侧交汇处被挖开的部分仍然没有恢复。

  

  损失谁担

  

  8月27日,在邓海的养殖场,记者看到,5间鸡舍中除一间是邓海的老乡借用来养了些鸡外,其他几间都已空置。“这几个月,除了老乡给我赊了50头小猪,就没能力再养其他的了。”在邓海的住处,只见房间里的泥土地像是刚刚泼过水,邓海解释这是5个月前的水迹还没完全退去。

  

  “虽然事发当天我也曾让街道办和防洪办统计过损失,但能给的救助数目距离我的损失太远了。”邓海回忆,洪水过后,民政部门曾给过他家一些大米、面粉和清油,以及两套衣服和鞋,并且还为他办了低保。但由于养殖场建在了距离防洪渠旁,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遭受的其他损失只能自己承担。

  

  邓海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署有昌吉市水利局的关于他受损补偿的处理意见,意见中提到,6月3日,经多部门协商形成一些补偿内容,包括由昌吉市水利局自筹资金为邓海购买10头猪崽;畜牧局提供1000只鸡苗,并帮助联系适宜养殖的场地;民政部门提供半年的油、米、面粉;所在街道各给予千元左右的资金帮助等,但邓海对此并不满意。

  

  争议焦点

  

  “3月26日那天,气温突然上升,融水大量聚集,如果不及时挖开排洪渠口,将会危及到312国道以南的小区、学校、宁边路周边众多的住宅区,水利、城建、园林各方面组织了应急队伍商议决定,立即挖开渠口,引洪向下。”昌吉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孙叶武介绍了洪水当天的情况。

  

  孙叶武说,洪水当天,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即对邓海的受灾情况进行了统计,死鸡多为10天到20天大小,死猪在30头左右,全部都是猪崽。损失并没有邓海统计的那么多。

  

  关于邓海的赔偿问题,孙叶武解释,根据《防洪法》的规定,防洪渠周围一定范围内都不得有建筑,否则属于违章建筑,发生洪水,造成的损失都由建造者自己承担。“邓海的养殖场就在防洪渠边,距离不过10米,本身就是违规的。但我们考虑到邓海的情况,同意给予一定的救助,但他并不同意。”孙叶武说。

  

  洪水当天也在现场处理灾情的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应急办主任张保红告诉记者,街道办自2月17日开始对滨湖渠河道进行清理疏通,并通知周围群众做好防范准备工作。3月10日之后,有关人员日夜守在渠边待命观察水情。

  

  “我们得到信息员的汇报,可能会有大水,也曾在洪水前三天通知过邓海,让他转移,但他当时并没有接受我们的意见。”张保红表示,当天的水量确实太大了。考虑到水势及周边民众的安危,多部门在现场协商后,动用机械将交汇处挖开泄洪。

  

  “邓海家确实遭受了损失,但根据相关法律,我们无法给予赔偿,只能给予救助。”张保红介绍,除了民政部门提供的基本生活保障用品外,还为邓海夫妇申请了一年的低保。除此之外,街道办出面向保险公司说明了灾害时未能及时向保险公司报案的情况,保险公司对邓海曾经保过险的能繁猪给予了2万元赔偿。

  

  但是,对于防洪渠边不能建造房屋的解释,邓海提供了一份《昌吉市城郊办合同管理委员会鉴证书》(下称《鉴证书》),其中包括了《养殖业场地租赁合同书》(下称《合同书》)。“如果在排洪渠旁不得建造建筑,那么村上和管委会在6年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质疑。记者看到《合同书》中提到,为发展昌吉市的“菜篮子”工程,苗圃一村、二村将所属土地租赁予邓海作为养殖场,甲乙双方为昌吉市城郊办苗圃一二村和邓海,签订日期为2003年3月25日。《鉴证书》盖有昌吉市城郊办事处合同管理委员会印章。张保红介绍,昌吉市城郊办合同管理委员早已在几年前就被分成了四个街道办事处而不复存在了。

本文由2019养猪新政策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养猪资讯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泄洪淹死养殖场7千只鸡上百头猪 损失该由谁承担

关键词: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