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队进村拉走数车猪和鸡政府称强拆合法

作者: 政策标准  发布:2020-01-11

  轰隆的挖机声中,鸡在飞,猪在叫。村民们说,拆迁队来到村子里,将养殖场里的猪和鸡装上货车拉走,结果遭到村民阻挠。对此,政府部门的解释是,强拆时,有公证处等部门在现场,拉走的猪和鸡会按市价全部补偿给村民。

  

  现场

  

  拆迁队赶猪逮鸡 众村民阻挠

  

  昨日上午11时,安宁市温泉镇羊角社区渡船房居民小组,除了停满10多辆警车、消防车、120急救车外,还有10多辆大小货车,村民称,都是用来装猪和鸡的。

  

  此时,村子的各个路口都拉起了警戒线,众多穿黑色制服、戴头盔的男子把守路口,禁止村民和无关人员进入警戒区域。

  

  在一个用简易石棉瓦搭盖的养殖场门口停着一台挖掘机,约千平米的养殖场周围都拉着警戒线,每隔两三米就站着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同样禁止任何人员入内。养殖场里,穿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猪和鸡进行清点统计,很多拆迁队员正在一旁赶猪逮鸡,将它们装上停在门口的货车。

  

  见此情景,众多村民都跑到养殖场门口,阻挠拆迁队员,不允许他们把畜禽装车,双方甚至发生拉扯。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则在人群中忙碌着,给村民做思想工作。最终,拆迁队员将村民拉开,把养殖场强行拆除。

  

  村民说

  

  院里办农家乐 每年赚五六十万

  

  “这种拆迁方式太牛了,一分钱都没赔过,也没签过任何协议,就把我家的猪和鸡全部抢走,损失至少百万元以上。”村民白凤仙哭着说,她家是当地养殖大户,养殖场是10多年前建盖的,前后大约投入五六十万元,每年纯利润在15万元至20万元左右。现在养殖场里面有426头猪,和1.2万只鸡,按照市场最低价计算,大约值150万元。“前1个月,政府部门突然来人,说养殖场属违法建筑,要求自行拆除,我家根本无法接受这个处罚决定。后来打听才得知,政府准备把整个渡船房小组全拆除,卖给房地产公司开发。”

  

  “我家房子的所有证件都齐全,光修建就花了50多万元,而政府的赔偿标准才40多万元,我打死也不愿拆。”村民曹继武坚决不同意拆房,他说,他家的房子是2007年建的,每平方米价格1000元左右,还不包括装修,而现在拆迁赔偿价格却是每平方米800元。“关键是院子的空地就有五六百平方米,每年养猪和卖烤羊,都要净赚五六十万元。”

  

  与曹继武家一样,全村30多户村民都面临拆迁,除两三家村民已经签字外,其余村民全部拒绝拆迁。“赔偿我们每平方米800元,我们出去买房的话,每平米至少2000多元。而且拆了房子,我们都无法开农家乐或者搞养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村民们说。

  

  政府说

  

  强拆合法 畜禽按市价补偿

  

  “我们绝对不可能去抢村民的猪和鸡。这属于强拆,有公证处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先对这些猪和鸡清点分类登记,然后拉到屠宰场宰杀。拉走的猪和鸡都会按市场价全部补偿给村民。”安宁市温泉镇政府一名官员解释说,白凤仙家的养殖场没有获得林业、环保、工商及卫生安全许可就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其建筑物为违法建筑;曹继武家私自在其住宅前耕地上多次违法扩建,进行农家乐餐馆经营和养殖行为,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其建筑物同样为违法建筑。

  

  这位官员称,温泉镇政府于2010年9月10日对白凤仙、曹继武两户下发《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通知书》。市里、镇里和居民小组的领导多次对白凤仙、曹继武两户做思想工作,但两户对劝导工作不配合,后期甚至拒绝见面。11月1日,温泉镇政府再次下发通知,要求在限期内对违法建筑物内相关财务进行处置,但两居民根本不予理睬。

  

  经温泉镇党委政府研究决定报请安宁市委市政府同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及昆明市拆除临时建筑和违法建筑相关规定,对白凤仙、曹继武两户在自行拆除期限结束后,依法进行强制拆除。在强制拆除启动期间,邀请公证处人员对违法建筑物内财物清点,并实施财物公证证据保全程序,再强制处置。昨日上午,政府部门组织了公安、消防、城建、卫生、农业等部门,大约两三百人的综合执法队对这两户违法建筑进行强拆。

  

  为加快温泉旅游小镇的建设,促进“温泉国际会议中心”项目的开发建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温泉镇羊角社区渡船房居民小组31户居民进行搬迁安置,具体时间为2010年8月22日到9月15日。政府为每个村民免费提供25平方米的住房面积,多出的部分也以低于市场价格进行销售,大约就在每平方米2000元的价格。

本文由2019养猪新政策_最新养猪信息,疾病防治_养猪资讯网发布于政策标准,转载请注明出处:拆迁队进村拉走数车猪和鸡政府称强拆合法

关键词: 政策标准